第4章 必須這樣做,根本停不下來——強迫癥(1)


    【精神病自測】

     看看能給你的強迫癥打幾分

     請你找一處安靜的地方,回憶自己最近三個月的情形,根據實際回答下面的問題。

     1.你是否總是感到自己做得不夠好?

     2.你是否做事總是很慢,以確保自己不會出錯?

     3.你是否在做一件事情的時候必須反復檢查?

     4.你是否看到別人做事情沒做好就覺得別扭?

     5.你是否無法容忍別人出錯?

     6.你是否總是在內心反復重復同一個觀念?

     7.你是否總是回憶過去的場景,并且無法自拔?

     8.你是否總是喜歡追根溯源、窮思竭慮?

     9.你是否總是反復做毫無意義的某個動作?

     10.你是否有嚴重的潔癖?

     11.你是否對于物品的擺放有嚴苛的要求?

     12.你是否會有一些奇怪的原則,并且嚴格遵守?

     13.你是否認為自己的想法或行為是有強迫性的,但你無法阻止自己?

     14.你是否認為自己的想法或行為是有強迫性的,并且為此感到痛苦?

     以上14個問題中,如果你的回答有4個以上為“是”,那么你可能有強迫癥傾向;如果你有7個以上的回答為“是”,那么你很可能患有強迫癥,建議到專業機構做一下鑒定。

     強迫癥大概是日常生活中被使用頻率最高的心理學術語了。似乎每個人都有那么一點強迫癥,而每個人又多多少少會“痛恨”強迫癥。這一章我們就來看看讓人又愛又恨的強迫癥。

     【問題】

     強迫思維?強迫行為?

     最近,網上流行一種很不厚道的玩法,叫“逼死強迫癥”。起初大家主要是為了黑一個星座,叫“處女座”。據說處女座的人都是超級強迫癥患者,所以這個游戲最開始叫“逼死處女座”,后來大家玩嗨了,干脆擴大打擊面,整個強迫癥群體都成了“受害者”。

     比如,前一陣子微信上十分流行的“小紅點頭像”,即將普通頭像的右上方模仿微信提示信息標上一個紅色數字,來告訴你收到了幾條消息。一般有強迫癥的人看到這些一定要點擊進去,退出來時看到數字消失,才會心里舒服。可是這種小紅點頭像就不一樣了,它本身是無法被消除的,所以強迫癥患者會不斷點擊,糾結于此,恨不得和用這些頭像的朋友絕交。

     于是,廣大群眾抱著“強迫癥好討厭”和“強迫癥好好玩”的心態,一路將這個玩法發揚光大,陸續在網上出現了“錯位圖片”(使人強迫矯正,可是你矯正不了)、“弄臟圖片”(使人強迫清潔,可是你清潔不了)、“各種沒有結尾的動圖”(使人強迫結束,可就是不給你結局、難受死你)等一系列玩法,并且不斷升級,樂此不疲。有段時間,我都懷疑強迫癥患者是怎么上網的。

     雖然大家玩得不亦樂乎,但是,是否有人真的了解強迫癥呢?

     所謂“強迫癥”,主要是在思維和行為上有強迫性表現,同時會有意識地進行反強迫,在二者的沖突中始終是強迫性表現獲勝。因此,患者不得不迫使自己忍受強迫性表現,且無力進行反抗,就好像深陷在一張巨大的網中,你越是掙扎,卻被束縛得越緊。這給患者帶來巨大的精神壓力,并在一定程度上影響日常生活。

     強迫癥主要有兩種表現形式,一種叫“強迫思維”,一種叫“強迫行為”。

     強迫思維分為強迫觀念、強迫情緒、強迫意向等,表現上有強迫回憶、強迫懷疑、強迫對立等,這些都可以從字面意思上來理解。強迫思維會在腦海中不斷強化,不會被其他思維代替,也不會因主觀意愿而停止,反而會因為對它們的抑制而變得更加強烈,就仿佛是它們將你施加給它們的力又反彈給你一樣。

     舉例說說常見的一些強迫思維,比如“孩子只要外出就會受傷”“碰到臟東西我就會得病”“如果我不完美就會被拋棄”“我怕門窗沒有鎖好”“在我看不到的時候會有人對我的食物動手腳”“我也許會在無意識的情況下殺人”……

     下面我們來說說一個小蘿莉,我決定稱她為“小紅燒肉”,簡稱“小紅”。

     小紅是個可愛的小女孩,不過她也有煩惱,那就是她的父母時常吵架。這對夫妻吵架的焦點就是孩子的教育問題。兩個人平時十分恩愛,一副“說好了做彼此的天使”的中國好眷侶模樣,但是一涉及教育小紅的問題,頓時天使變魔鬼,眷侶變仇敵,兩人會吵得不可開交甚至大打出手。一個要讓孩子接受傳統教育,琴棋書畫樣樣精通,一個要讓孩子去國際學校與世界接軌;一個要讓孩子走遍大好河山增長見識,一個要讓孩子安心在家搞好成績。總之是各說各的理,誰也不讓誰。

     夾在中間的小紅看到父母這樣,總是又驚又怕,但是,一個是自己最愛的爸爸,一個是自己最愛的媽媽,他們又都是為了自己好。該怎么辦呢?

     這時候,一個念頭闖入了小紅的腦海中:“要是沒有我就好了。爸爸媽媽就不會吵架,就會像平時一樣開心了。”這個念頭一下子占領了小紅的整個身心。從此,每當父母吵架的時候,這個念頭就會闖入小紅的腦海。后來,即使在沒有發生什么的情況下,這個想法也會闖入小紅的腦海,并強迫自己一遍一遍地想:“要是沒有我就好了……”小紅想要抑制這種想法卻無能無力,反而使它變得更加強烈起來。

     沒錯,小紅就是因為家庭環境帶來的焦慮形成了強迫性觀念,并且自己無法消除,反而不斷地將這個觀念培養長大,并逐漸定形,最終為她的成長帶來了很多負面影響。

     事實上,強迫思維在最初往往只是讓患者自身感到困擾。這會讓其行為產生一定的改變,但可能只是讓人“感到奇怪”,并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。而強迫思維一旦形成,那么強迫行為就會出現了。

     為什么強迫癥患者會出現強迫行為?其實強迫行為往往是為了抑制自己的強迫思維。比如,總是懷疑門窗沒有鎖好,這種強迫懷疑在腦海中不斷重復,導致的行為就是回去檢查。檢查的時候,這種強迫懷疑得以暫停,但這種強迫懷疑是持續不斷的,因此也就有了強迫性地反復檢查的行為。

     至于那些總是擔心自己不完美而會被拋棄的患者,為了抑制這種強迫想法,就會強迫自己每件事都做到完美,并且在細節上達到標準要求。只有這么做,才能讓強迫思維得到暫時抑制。而長時間的強迫性行為后,患者會依據自己的“套路”形成一定的程序或儀式。

     小六就是個典型的強迫癥患者,他有嚴重的強迫整理行為。他家里所有的東西都有固定的位置,所有的事情都有固定的順序。自從發現這一點后,我就總愛送他茶葉、沙畫、亂七八糟的線團什么的,然后看他一根根、一粒粒、一條條地整理好。后來,他就拒絕收我送的東西了。

     也正因為如此,一般他都拒絕我去他家。他不僅愛自己整理,還愛幫助別人整理。有一次他來我家,看了一眼就開始翻天覆地大整理。后來,我在墻上按死了一只蚊子,留下了一個小黑印,小六整個人就都不好了。我用海報貼在墻上,擋住了那個小黑印,可是小六依舊焦躁:“那個印還是在那兒!”等我們把海報從墻上揭下來,四個角又留下了膠印,這下小六徹底抓狂了。最后,我倆把墻重新涂了一遍他才罷休。

     不過,他再來我家的時候,每次都能準確找到那個曾經有小黑印的位置……

     【案例】

     女神的包袱:化妝強迫癥

     我曾經看過一則國外新聞,說某處住宅發生火災,情況十分危險,可這家女主人死活不肯逃生,理由也很奇葩:“我還沒化妝,所以我不能出門……”于是在這危急時刻,她淡定地坐到了梳妝臺前……

     一般來說,在“要吃還是要瘦”這一命題面前,大多數女人都會毫不猶豫地選擇瘦。現在看來,在“要命還是要美”的命題前,也會有女人堅定地選擇美。事實上,這就是化妝強迫癥。

     我們故事的主人公小B也是個視美麗高于生命的女子。小B是一位高級白領,面容姣好,身段玲瓏,如果以1~10分來評定的話,小B完全可以得12分,可以說是不折不扣的女神級別的人物。

     不過,做女神是要付出代價的。要成為美女有這么幾個手段:整容、化妝、修圖。無論是怎樣的美女,都不會想要真的“素面朝天”,而是要用妝容來修飾自己。

     小B每天早上4點鐘就會起來化妝,從敷面膜開始,整整3個小時,她才能完成精致的妝容。中間的過程但凡出現一點差錯,她就會從頭再來,一直到順利完成為止。

     “最嚴重的一次,我要參加一個聚會,可是不知道為什么,不是眉毛畫歪了,就是眼線畫重了。我花了整整一天的時間才化好妝,可聚會已經結束了。”

     即使是在周末,小B也毫不松懈:“就算是休息在家,我也要化3個小時妝,因為我不確定這一天會出現什么情況,也許我得下樓買醬油,也許快遞會上門來送貨,也許會有人來查水表,也許會有朋友來拜訪……不化妝我就不能見人,否則就會渾身冒虛汗。”

     “有一次半夜突然驚醒,覺得家里有聲音,心想是不是進了小偷。然后我心里一驚,第一反應不是擔心安全,也不是報警,而是——我還沒化妝。”

     至于在公司的時候,那就更不得了。“公司美女如云,每個人都妝容精致。而且,女人的妝容就是她們的一種語言,是個性、品位、格調甚至能力。我總是怕自己的妝容有什么不妥之處,給人落下話柄。我每天做得最多的就是照鏡子,甚至連開會時也是。我知道自己常被說成是花瓶,其實我是名牌大學畢業,雖然不敢說自己多有天分,但我絕對是憑能力打拼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偶爾想要停下來,嘗試不化妝,可出門時卻兩腿發軟。想到大家在網上吐槽化妝前后的對比時,我就覺得難受。我總會想象人們指指點點的樣子,也會想象其他人嘲笑我的樣子。我只好重新化好妝,一瞬間陰霾一掃而空,好像這樣才是做回了自己。有時候想想,真的覺得心酸,覺得自己活得很累很虛偽。面對自己鏡子里的妝容,一時就會恍惚,忽然分不清我究竟是在化妝,還是在給自己戴上面具。”

     【現象】

     手機癌&囤積癥

     所謂“手機癌”,就是你對手機的依賴已經到了無藥可救的地步,基本算是“癌癥晚期”;換句話說,就是手機強迫癥。

     現代人最親近的事物恐怕非手機莫屬。想想,你是否在任何時候都手機不離身?上班時玩手機,下班路上玩手機,回家睡覺前還是玩手機。甚至有時候,你只是打開手機里的某個軟件,隨便翻一遍便關上,如此循環往復,也能消磨好幾個小時。

     我想很多人都會經常這樣:沒什么事,就是拿起手機,解鎖,漫無目的地看上一眼,然后放下。旁邊要是剛好有個好事者問你:現在幾點了?你肯定一臉茫然,重新打開手機看上一眼,才能報時。如果你認真統計的話,這種無所事事解鎖手機的情況一天得發生幾十次,如果你特別閑或者壓力特別大,一天能達到上百次。

     當一個人手機響了,不管鈴聲是否和你的一樣,你都會習慣性地拿起自己的手機看一眼。或者,不管干著什么,都會拿起手機看看,雖然手機根本就沒響。

     如果你出門忘帶手機,上班又快要遲到了,你會怎么辦?選項一,回家取手機然后遲到;選項二,不帶手機準時到單位。

     你怎么選?告訴我你是不是一邊糾結一邊回家拿手機!因為若是一整天手機不在身邊,你做什么都會精神恍惚……

     每天與手機寸步不離,簡直就是人在手機在,人亡手機亡。恭喜你,你的手機癌已經深入骨髓。

     人們對手機的強迫性關注,源于一種“害怕錯過重要信息”的焦慮。當然,其實大多數情況是——根本就沒人找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