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峰會來客


    國際鋼鐵行業年度峰會,是鋼鐵行業的巔峰論壇。

     全球鋼鐵業的驕子巨人,共聚一堂,討論鋼鐵產業鏈的戰略發展與投資。

     鋼鐵是城市現代化進程中必不可缺的材料。可以這么說,正是鋼鐵,豎起了一座又一座新城,生產了一輛又一輛汽車。由此可見,這個峰會,對整個行業以及全球經濟,都有莫大的影響。而對得到這個舉辦方名額的城市,自然具有非凡意義。

     前幾屆的峰會,都是在發達國家的大城市舉辦,進入天朝,今年還是頭一遭,為了這個舉辦城市的名額,國內十幾個一、二線城市爭得頭破血流,各省市大佬八仙過海,各顯神通,爭爭吵吵了幾個月,這才塵埃落定,花落南方省杜鵑市。

     這個結果,當真是跌落一地眼鏡。南方省身居二線城市,經濟并不十分發達,又地處內陸,沒有沿海優勢。甚至有人質疑,南方省能否辦好這次國際性的鋼鐵峰會。

     結論出來的那一刻,南方省上上下下,關心此事的人,無不歡呼雀躍。全省上下官員,高度重視,省委省政府聯合發文,嚴令有關部門,一定要辦好此次鋼鐵峰會,各級政府部門,要當成政治任務來完成。

     峰會定在香江大酒店,所有與會嘉賓均入住這里。

     香江大酒店是杜鵑市第一所五星級大酒店,安保和服務,自不待言,臨近峰會召開之日,市政府又抽調了數百名公安武警,明樁暗哨,層層護衛。

     峰會當日,香江大酒店所在的路段,實施交通管制,出入車輛,均需經過嚴格檢查。

     李毅乘坐的公交車,在離香江大酒店三站處就繞道,李毅不得不下車步行。腿雖然好得七七八八了,但走路還是有些礙事,一踮一踮的,像個殘疾人。

     李毅背著畫筒,走走停停,花了大半個小時,才來到香江大酒店外。

     “喂!一邊去,這里不是要飯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一個穿著紅色門童套裝的保安,伸手攔住了李毅。

     這是一個很年輕的人,只怕比李毅還要年少,臉上滿是輕狂和傲慢,在李毅面前,盡顯他的優勢地位。

     一個門童而己,不知是哪個山村旮旯里出來的窮小伙,一旦站在金碧輝煌的酒店門口,便自覺高人一等。

     又不是酒店老板,不知他哪來的優越感?

     李毅自然不會同他一般計較,輕輕一笑道:“你認錯了,我不是要飯的,我是來參加鋼鐵峰會的。”

     這時,一個年紀大點的魁梧保安快步過來,雙眼一盯李毅。

     好冷的目光!李毅忍不住打了個寒顫,若不是兩世為人,只怕會嚇得發抖。這個男人,不一般。這是李毅的第一直覺。

     門童馬上換了一副嘴臉,點頭哈腰的道:“肖隊,你好。一個要飯的,我馬上打發他走。”

     “嗯!”肖隊長的目光緩和了下來:“給他十塊錢,讓他走吧,不用為難他。”

     門童連聲應是。

     李毅心里發怒,哥就這么像乞丐?自我打量一番,白色短袖襯衫,年月久了,到處泛著黃漬,一條青色西褲,雖然干凈,但皺巴巴的,一看就是不超過十塊錢的地攤貨,一雙白球鞋,起碼穿了兩三年,左腳前面還開了條口子,像鱷魚張開的大嘴。

     這樣的裝扮,放在大學校園里,并不稀罕,這樣穿著的學生,不在少數,也沒人去計較、去在乎。

     但是,現在站的地方,是整個南方省的銷金窟,全省最繁華最昂貴之地!這里地處市中心,地價最貴,五星級酒店,房價最貴,如此一來,李毅整個人就顯得不倫不類。也難怪一向以貌取人的門童,會將他當成乞丐。在他看來,很多來這里討飯的乞丐,比李毅的穿著還要干凈體面。

     李毅難得的“老臉”一紅,但瞬間就恢復正常,不卑不亢的道:“對不起,我是來參加鋼鐵峰會的。”

     李毅的淡定,讓見多識廣的肖隊長略感詫異,直覺此人與眾不同。

     門童正要呵斥,肖隊長攔住他,問李毅:“那你有請帖嗎。”

     李毅搖頭:“沒有。我是來賣東西的。”

     肖隊長做了個無奈的手勢:“對不起,沒有請帖,我們不能讓你進去。”

     李毅皺了皺眉頭,早想到是這個結局,倒也不是特別失望。問道:“那我可以到大堂坐一會嗎?我的腿受了傷,走了很遠才來到這里。”

     肖隊長看了看李毅的眼睛和嘴巴,憑他的經驗猜測,這個年輕人并沒有撒謊,于是點頭:“可以,你可以休息半個小時,但大會開始前,請你離開。今天有很多省市領導來。”

     后面那句明顯就是解釋,意思很明白,你穿得太過寒酸,沖撞了領導,那可不是玩兒的。

     李毅會意的點了點頭,踮著腳往里面走,經過肖隊長身邊時,問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李毅覺得這個人不尋常,不自大,不勢利,可以一交,是以有此一問。

     但這句話聽在肖隊長耳里,卻是一震,這個年輕人的語氣,好怪啊,有點像領導問話的口吻!仔細端詳一下,這個年輕人,雖然比自己要矮上半頭,但腰板挺直,往那一站,竟有點讓人仰望的意思,穿著雖然普通,但相貌堂堂,滿臉正氣,隱約中竟有股子讓人不敢冒犯的威嚴。

     肖隊長暗暗稱奇,他也是個好交朋友的人,當下說道:“肖劍飛。”

     “李毅。”李毅淡淡一笑,走進大堂。下巴微微上揚,似乎在向世界宣告:李毅這個名字,是一個偉大的名字,你能有幸得悉,是一種莫大的榮譽。

     李毅在沙發上坐下,打量著四周。

     大會召開在即,大堂里人來人往,忙碌非凡。

     時有外國友人出入,個個西裝筆挺,皮鞋锃亮,人人昂首挺胸,眼睛長在腦袋上。

     李毅的出現,的確顯得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 大堂經理早就注意到了他,但既然能過門衛那一關,想必也不是什么閑人,說不定是什么貴賓的隨從或者司機什么的,那也是千萬得罪不起的主,不敢隨便來趕人。

     半個小時過去了,那家伙還是靜靜的坐在那里,也不見怎么動彈,也不見有人上前說話。大堂經理皺著眉頭,招了招手。旁邊一個年輕的女服務員飛快的跑過來:“經理,有什么吩附?”

     大堂經理指了指李毅:“去給那位先生倒杯水,順便了解一下他的來歷。”

     女服務員點了點頭,飛快的倒了杯茶水,端了過去。

     李毅正思索著接下來怎么做呢,一個甜美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維:“先生,你好,請用茶。”

     李毅見是一個漂亮的女服務員,心情大好,點頭笑道:“多謝,能來杯曼特寧咖啡那就更佳。”

     女服務員一愣,但還是禮貌地道:“可以。請問先生,你是來找人的嗎。”

     李毅指了指樓上:“我是來做買賣的。”

     女服務員哦了一聲:“請稍等。”轉身來到大堂經理身邊,報告道:“經理,他說他是來做買賣的。”

     經理嗯了一聲:“他還說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“他說來杯曼特寧咖啡。”

     “去吧!”經理放下心來,喜歡喝曼特寧咖啡的主,應該不是什么盲流吧?

     李毅本是隨口一句,蓋因前世喝慣了曼特寧,沒想到這么一句話,倒幫了他大忙。更想不到的是,不一會,那個服務員小姐,居然真的端來了杯咖啡,李毅接過,嘗了一口,點頭贊道:“還不錯,雖然不是很地道,但喝得出來,這是正宗的進口貨。”

     “請慢用。”服務員小姐轉過身,翻了翻白眼:這小子,真能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