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品正文 第四章由我兒子來終結
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 楚南艱難里喚出一聲,一雙黑寶石眸子里,射出來的目光,全是不可思議!

     當然是不可思議,他爹爹居然有著如此功夫,那拳頭,還有那拳頭上的紫色火焰代表著——武將!

     “還能走嗎?”

     楚天峰打斷了兒子的驚訝思考,他的聲音里,沒有半分父親對兒子的柔情。

     楚南很想搖頭說不,很想趴在父親的背上,很想享受父親的關懷,可他看到父親那眼睛里閃著期待的光芒,咬著牙,定定說出一個字:“能!”

     于是,楚天峰不再說話,轉身,走在楚南的前面。

     但是,在父親轉身的一瞬間,楚南看到父親嘴角有一縷笑意!

     夠了,這已經足夠了,楚南一臉的血色,蕩漾出燦爛繁華的笑容,只要能讓父親臉上露出笑顏,無論付出什么,哪怕是比現在更痛苦一百倍、一千倍,他也愿意承受,他也無怨!亦無悔!

     然而,楚南只是看到了他父親嘴角的笑意,卻沒有看到父親眼睛里那份心疼,那份憐惜,那份不忍……

     楚天峰肯定是疼愛兒子的,要不然他不會生活在這個小小的白家村,一呆就是十多年;要不然他不會在白澤羽要殺他兒子的時候,從天而降……

     只是,楚天峰將所有的感情全都收在心里,然后披上了近乎于冷酷無情的外衣,因為他的兒子,與眾不同;他遲早是要死去的,就算突破武將,修練到武王境界,那不過增加幾十年的壽命而已!

     他死了,兒子怎么辦?

     一個小小的白家村,都蘊藏著這般爭斗,有人要取兒子的命,將他置于死地;那么在白家村之外呢?能殺死兒子的人,更是千千萬,數不勝數!

     兒子靠什么活命?

     雖然他兒子經脈全毀,可那生存的意志,變強的意志,絕對不能毀!

     毀了,兒子就成了真正的廢物!

     所以,楚天峰要抓住每一個機會,鍛煉兒子堅強的意志,哪怕兒子已經遍體鱗傷,骨頭碎裂,身體受著火焰的炙烤,他也必須要殘酷下去!

     在一旁,目睹了整場事件過程的小若雪,一張天真可愛的臉,早被淚水洗刷了一遍又一遍,她想忍住不哭,可看到楚南被打得吐血倒地,卻又頑強無比地站起,再被打倒,再站起來……

     若雪的淚水,就情不自禁地似泉水奔流……

     “楚南哥哥,我扶著你。”若雪嗚咽著說來,楚南用力擠出笑容,“小若雪,哥哥能行的。”

     淚珠兒晶瑩如玉,滴滴滑落,小若雪一雙小手兒蒙著嘴,不讓自己哭出聲,跟著楚南的身邊,隨著楚南一小步一小步的邁著,不,應該是拖著,因為楚南的雙腳就沒有離開過地面……

     而這場事件的另外一個主人公白澤羽,嘴角滲著鮮血,身體里也受著無盡痛楚,然而,這些對白澤羽來說,都不是最驚訝的,令他震驚的是:廢物的老爹竟然是已經達到了武將境界,而且顯然是進入武將境界很長時間,他不就是白家村一個打鐵的嗎?就算打制的農具很好,卻也不可能有如此高深的修為才對;還有,武將級別的他,怎么會淪落到白家村來?

     看著楚天峰向他走來,白澤羽內心中的恐懼,像藤蔓一樣,瘋狂地滋生起來,以他高級武師的修為,在武將面前,完全就是螞蟻般的存在!

     白澤羽與楚天峰之間的差距,就像楚南與白澤羽的差距那樣,只是白澤羽能像楚南般,擁有不屈的精神,瘋狂的意志嗎?

 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要做……什么?”

     白澤羽顫抖地對著離他僅有五步之遠的楚天峰說來。

     楚天峰冷著臉,渾身散發出凜烈的殺氣,往前邁出一步。

     “不……不要……殺我。”白澤羽恐慌了,忙求饒,“求求你,不要……殺我……”

     楚天峰腳步停在白澤羽面前,居然臨下的冷道:“我不會殺你!”

     “謝謝大叔,謝謝……”

     “你的生命,由我兒子來終結!”仍然是冷冷一語。

 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 驚慌中的白澤羽愕然,看向遠處站得筆直,慢慢向前移動的楚南,心里的憤怒隨著懼意,兇猛地攀升,“不可能,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 楚天峰不理會白澤羽的狂叫,冷冷吐出一個字:“滾!”

     一個“滾”字,殺氣濃郁,白澤羽身子一個激靈,不敢繼續呆下去,主要武將境界的楚天峰,給了他太大的壓力,他怕楚天峰一怒之下,像踩死螞蟻般,殺了他!

     所以,白澤羽轉身吐血而逃,跌跌撞撞地狂奔不止,心中卻憋著一口怨氣,嘴里在恨道:“不可能,楚南是廢物,他不可能終結得了我,廢物能殺死我?簡直就是做夢,是癡心妄想!”

     可惜,白澤羽說著這些的時候,腦海里一直浮現在楚南被他打倒又站起來的畫面,白澤羽他眼睛里的狠辣,又濃郁地浮現出來,“以為武將很了不起嗎?我的師父,已經是武王境界了,等我回圣火門,一定請來師父,廢了你的武將修為,讓你和你兒子一樣,變成廢物,到時,我再好好羞辱你們!”

     “等著吧,我一定會報這個仇!今天你打我一拳,他日我定當打你一百拳,一千拳!”白澤羽恨著,“哇”地一聲,又吐出一口鮮血,恨意更濃。

     如蝸牛漫步般的速度,艱難向前走著的楚南,聽到了父親說的那句話,“你的生命,由我兒子來終結!”頓時,身體里似乎平空里多了一股力量,不顧血流,不顧痛楚,楚南咬牙,緊緊攥住了拳頭,在心中刻下烙印,“爹,兒子不會讓你失望,我一定會終結白澤羽的生命,一定會的!”

     念完,楚南堅定地邁出一步!

     此時,西邊殘陽如血!